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甘达村之变:玉树灾后造血式扶贫样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15-04-30 10:17:38|浏览次数:1430 次

  以中国扶贫基金会为代表的建设性扶贫模式,首先是在项目的选择上,充分尊重村民的意愿。其次,将原本分散到户的捐赠资金整合捆绑使用,将村民的受赠资金“折资入股”发挥资金的集中优势。第三,在经营机制上,依托合作社的治理机制,引入合作社模式“集中经营”。总之一句话,就是从输血到造血,训练农牧民的合作、自治与民主的能力,从物的增长扶贫转到了人的能力的扶贫。

  749分,对于东6区的青海省玉树市来说,这是天才刚亮不久的时候,绝大多数人尚在睡梦中。五年前的414的这一刻,发生了里氏7.1级强烈地震,县城(地震后县改市)所在地结古镇几乎夷为平地,大量房屋倒塌,造成2698人遇难,失踪270人,伤者无数,受灾总面积3.58万平方公里,重灾区面积达4000平方公里,受灾人口24.6万,直接经济损失达228亿元。

  在玉树地震五周年之际,笔者走进了这个曾经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的悲伤之地。 玉树市扶贫开发局局长永达哇告诉笔者,玉树目前还有23733个贫困人口,而且由于地震贫困人员在原来的基础上,新增了30%。这对于玉树这个长期处于贫困的地区来说,灾后重建与扶贫之间的结合,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这样背景下的双重重压,要求玉树必须走出一条新路子,才能改变现状,否则简单的发钱,无论多少钱都将很快地淹没于汪洋的人海之中,然后绝大多数人的贫困状态依然继续着。但新路子如何走呢?灾后重建与扶贫之间的双重急迫任务,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压在所有人肩上。

  激活村民合作社

  在地震发生之后,政府第一时间投入巨资进行了基础设施的重建。但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政府更大的精力是在于基础设施,也给了NGO参与的空间。随着重建的展开,中国扶贫基金会在某知名企业赠款支持下,在玉树实施了一项扶贫实验,开始灾后重建建设性扶贫模式,其中以“甘达村运输队”和“玉树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项目”两个项目最为瞩目。

  甘达村位于地震极重灾区玉树结古镇不远,2010年时全村200户近千人,4·14玉树强烈地震给甘达村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全村所有房屋全部倒塌,数十人死亡,上百人受伤。而结古镇的其他村庄也同样如此。为帮助甘达村村民重建家园,中国扶贫基金会充分应用了十多年在农村扶贫的经验,开始了新的一次尝试。

  为了找到一条符合当地实际的产业发展之路,更加科学有效和高效地利用社会捐赠资金,中国扶贫基金会组织了多轮的论证会,前往玉树的甘达村与结古镇进行调研,和村民座谈。首先组织了由北京师范大学韩俊魁副教授带领的有社会学、经济学背景的专家,对玉树地震受灾情况及社会基本需求进行基线调研,梳理出玉树受灾地区的基本需求。在基线调研的基础上,与青海省扶贫开发局区域规划研究所专家再次前往玉树,对值得注意的需求领域进行重点调研,确定将产业重建作为重点,并提出根据各个受灾贫困村的特点,发展一批产业重建项目,此次调研初步确定具备基本产业重建条件的村庄为结古镇的九个受灾贫困村。最后经过充分的论证,结合玉树州政府在灾后重建中的土地供给情况,确定了援建玉树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项目。在甘达村,调研中得知,玉树灾后重建中对工程车有大量需求,村民有强烈发展运输队的愿望,经过论证决定在甘达村援助建立运输队项目。

  如果仅仅做到这个层面,也只能说是前期论证完善的常规重建项目。“我们这十多年扶贫的经验发现,传统的扶贫呈现出"漏斗效应",转磨盘时,粮食放太多,漏斗就会堵住,一点点放,粮食就会不断往下漏,跟漏斗效应一样,一次撒一个豆子的扶贫往往没有留下什么改变,都漏掉了。”中国扶贫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奎告诉笔者,他认为,传统的扶贫方式亟须改变,必须将注重硬件如基础设施的援助,与软件即人的扶贫结合起来。“在玉树的甘达村和结古镇,我们就是把村民组织起来,在激活合作社的基础上,建立起了村民理事会选举等比较完善的制度设置,然后围绕着合作社进行惠及全部村民的股份分红等可持续的、建设性的扶贫模式。”

  以甘达村为例,甘达村运输队项目总投资296万元,股份为甘达村全体村民所有,隶属于甘达利众生态畜牧业合作社,依托合作社的形式组织运营。硬件建设方面,项目购置东风天龙汽车2辆,欧曼自卸车5辆,装载机1台,总投入248万元。软件方面,投入运输队启动资金48万元,支持建设合作社,采用合作社经营。在合作社的筹建中,由村民选举懂经营、会管理、办事公道的村民进入合作社,担任合作社领导班子,负责运输队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合作社从村内有驾照的村民中选择技术好、经验丰富者作为运输队驾驶员。同时选举产生合作社的监事会,负责合作社和运输队的监督。合作社实行财务公开制度,对于合作社的财务实行严格的记账制度,所有账本对村民和外界公开。

  在玉树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项目中,软件建设更为复杂,项目确定了红卫、扎西大同、解放、团结、民主五个村906户为市场项目受益户,以上五个村的收益分配比例分别为30%17.5%17.5%10%10%,剩余15%在玉树州扶贫开发局设立玉树州扶贫基金,用于玉树州除上述五个村以外的其他贫困地区,开展扶贫项目。同时根据五个村的受益分配比例选举产生了理事会和监事会,在整个项目过程中,理事会召开数十次会议,一步步推动者工程的竣工,并在后面的管理中,合作社的理事会还将发挥主导性的作用。

  自主发展转型

  运输队20113月投入试运营,20114月开始正式投入运营。截至20145月,合作社实现总收入447.7047万元,实现了分红四次,累计分红资金、物资160万元。村庄人口由项目开始时的不足1000人,变为目前的1100人,由于合作社每年都有分红,许多前些年因为贫困迁出的人口逐渐回迁。

  2012年年底,面对运输市场萎缩和运输车辆老化的挑战,为了摆脱依赖工程机械单一的收入结构,合作社积极探索产业转型,于201211月中旬开始进行粮油批发生意,向批发贸易企业过渡。运输队的仓库犹如中型超市,从粮油、饲料到日用品,再到服装鞋帽等都有,基本上能够让甘达村村民不用进城就满足基本的生活所需了。而由于价格便宜质量优良,周边乡村的藏民,都愿意来购买自己所需,连住在玉树市里的尕松扎西都对笔者说,他家吃的大米都是从这里买的。转型到商贸企业后,甘达村的村民们分红不再分现金,转为直接分发粮油等食品。这也是合作社的经验,因为大部分村民们没有储蓄的习惯,发放粮油食品,得到了村民们的认可。

  但由于运输队产权属于合作社,所以车辆损耗等问题上,问题日益显现,所以在去年,经过合作社的决议,把运输队承包了出去,并将车辆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由对方买断,三年后车辆将归属对方,也就等于合作社将车辆变现了。

  今年2月份刚刚上任的新理事长(原副理事长)更尕成林正在筹划着新的项目,将运输队变现后的资金,用于扩大零售批发,并打算在玉树市区找一个铺面,他坚信,以合作社物资的物美价廉以及运输成本优势,一定可以成功。

  由于形势的变化,新的一届理事有着很大的压力,必须为每年的村民分红而成功转型,寻找到替代运输队收入的新增长点,否则当下217多万元的资金池,很快就会消耗殆尽了。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压力与动力,更尕成林上任伊始,就对理事会制度做了调整,先从自己的权力动刀,改变第一届理事长权责过大的局面,理事长将不过手资金,全部的资金都通过会计、副理事长、采购员这三个流程,理事长只是起到审批与监督的职能,而且后三者处理资金的时候,都必须两人以上同时在场。并且财务透明方面每半年做一次公布,今后逐渐争取每月公布一次。这样的机制调整,完全是合作社理事会自主的决议,中国扶贫基金会以及州市政府有关部门并没有参与。

  玉树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同样也经历着转型。笔者看到,由于地理位置较偏、市区新建铺面太多分散商户资源等原因,原来构想成为玉树最大的农贸市场没有做好,于是也在合作社的主导下,应时而变了。目前已经成为了玉树市(省级)扶贫产业园,除了招待所,目前已有民族服饰加工和民族手工艺品加工四家企业入驻。玉树诺布岭藏族服饰加工厂厂长巴德江才告诉笔者,目前产业园已有700多工人,这些工人经过培训后现在熟练了,每月可以赚到2800元以上,有的可以3000多元,而玉树平均工资也才2000元左右,当地农民收入每月也才千百来块。对此,从项目一开始一直跟踪参与的尕松扎西认为,虽然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没有成功,但合作社的建立,让项目可以实现自我的良好运转,遇到了这种困境,并没有就此中断,而是转型成为产业园,也是成功的,甚至可以说是更成功的,因为对于农贸市场来说,现在工厂的入驻,可以带来更多的农村牧区贫困劳动力就业岗位,培养更多的产业工人。经初步估算,未来,扶贫产业园项目年销售收入将达7000余万元,年创利润652.5万元,扶持贫困户户均增收10000元以上。

  而这样转型与调整,足以见到这个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的村民在这种建设性扶贫模式下的成长,他们不仅学会了依托合作社上的协作,还有了制度意识,并且能够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自我调整。从扶贫的角度来说,对于人的提升,远远比对于物质上的增长重要千百倍,这也是中国古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真正内涵所在。

  造血式扶贫

  中国扶贫基金会在玉树灾后重建项目中对经营性扶贫项目新模式的探索,从十多年前的大凉山扶贫项目,到汶川灾后重建再到玉树灾后重建,一步步积累,都为中国的社会治理创新贡献了民间智慧。

  造血式扶贫看到了中国当下农村最重要的病灶,就是农牧业太分散了,难以形成有效的资源整合。所以,农村扶贫,必须从这方面入手。中国扶贫基金会深谙其中的要义,因此在玉树的两个项目中,都以成为良好的合作社作为运作基础,将农牧民整合一起,在土地、生产资料等方面,用现代企业契约制度规范地集中,然后农牧民享受分红。

  在“玉树农畜产品综合交易市场”(即玉树市扶贫产业园),有906户农户,均为结古镇在灾后重建中被征用土地的贫困户。这个市场是这些贫困村民土地被征用后的唯一生产资料,整合起来建立产业园之后,每年的租金,就都成为每个村民持续不断的,也是重要的稳定生活来源。甘达村虽然没有存在土地丧失的问题,但单个农牧民要发展也是前路渺茫。而原来的运输队现在的合作社小超市和产业园,就像在造血一样的自己能够给农牧业不断输送血液,而不是等待着外界的输血。

  以中国扶贫基金会为代表的建设性扶贫模式,首先是在项目的选择上,充分尊重村民的意愿,深入村庄,反复调研,了解村民的真实想法和实在需求,根据村庄自身的优势,为村庄量身定制项目内容,让村民真正感觉到是自己的项目,而不是让村民感觉项目跟自己没关系。

  其次,在资金的使用上,改变一般分发到户,分散使用的方式,将原本分散到户的捐赠资金整合捆绑使用,将村民的受赠资金“折资入股”发挥资金的集中优势,将原来村民想做不能做的事儿变成可以做的事情。

  第三,在经营机制上,依托合作社的治理机制,引入合作社模式“集中经营”。这种集中经营,一方面发挥了合作社集中资源的优势,增加发展的资本、资源;另一方面,将农牧民组织起来,进行自我管理,也可以发挥合作社的民主监督作用,让资金和经营在阳光下运行,从而保证了资金的使用效率。总之一句话,就是从输血到造血,训练农牧民的合作、自治与民主的能力,从物的增长扶贫转到了人的能力的扶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