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6年410万人:河北扶贫要啃“硬骨头”

来源:燕赵都市报(网)|发布时间:2015-04-27 10:49:42|浏览次数:1618 次

    我省扶贫帮困的目标是,到2020年确保啃下扶贫“硬骨头”,带领全省贫困群众实现稳定脱贫。这一目标对河北省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目前还面临着哪些困难?422下午,由河北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办,燕赵都市报()承办的《热点聚焦》2015年第3(总第14)在线访谈如期举行。河北省扶贫办老区办副主任贾寒冰、共青团河北省委办公室副主任李永琴、河北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唐丙元、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五十四研究所驻阜平扶贫干部刘宏伟做客燕赵都市网,共同关注我省的扶贫问题。

    数据:410万群众等待脱贫

    什么样的人算是贫困人口,我省目前有多少贫困人口。省扶贫办老区办副主任贾寒冰说,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300元以下的人口统称为贫困人口。2014年,我省的扶贫工作完成了年初确定的目标任务,一共有10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脱贫出列、100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截至2014年底,全省还剩下52个贫困县、7366个贫困村、410万贫困群众。

    目前,我国东部地区一共有956万贫困人口,仅我省就占到40%以上。而且,我省在贫困人口总量上也是全国中比较靠前的——— 贫困人口超过500万的省份仅有6个,去年我省刚刚脱离500万这个数量级。这是否意味着我省在贫困人口数量方面处于“东部省份,中部水平”?

    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唐丙元说,首先应当明确,东部、中部地区的划分是按照政策和经济发展水平来划分的,并不是一个地理区划或行政区划的概念。我省之所以贫困人口较多,是因为这些人口集中在几个连片的特困区域:燕山太行山地区、黑龙港流域还有环京津贫困带。这些地区既是贫困地区又是革命老区,还有民族散杂居住区,是集多种因素于一体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它们的存在,也是区域发展或城乡发展不平衡的直观表现。“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我做了一些分析,河北省2013年人均GDP和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全国排在中游偏下的水平,大概是十六七位。在东部地区仅仅排在海南的前面,就是倒数第二。同时,河北人口又比较多,总量比较大,所以贫困人口相对多一些,贫困程度和人口水平跟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大致是一致的。”唐丙元说。

    分析:致贫原因是多方面的

    对于贫困村的现状,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五十四所驻村扶贫干部刘宏伟有过切身感受,他曾于2013年在阜平县谷家庄进行驻村帮扶。

    刘宏伟说:“去那儿之后,确实感觉跟咱们这儿差距比较大,自然条件也比较差。那个村是8个自然村组成的,分布在两条沟里,最大的一个自然村也就80多户,确实比较落后。”

    我省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燕山太行山连片特困地区、黑龙港流域还有环首都贫困带,52个贫困县大部分位于这三个地区。贾寒冰说,这些区域的主要问题是基础设施薄弱,生产生活条件缺乏,是扶贫开发难啃的“硬骨头”。他还详细分析了各个区域的特征。

    燕山太行山片区主要是以石化、高寒、干旱、少田为特征,这个片区内,全年因干旱受灾的人口能达到40%。黑龙港流域是黄淮海平原盐渍最严重的地区,也是水资源匮乏的地区,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只有150立方米,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15,远低于500立方米这个国际公认的人均水资源标准。

    环首都贫困带长期承担着为北京净水源、阻沙源的重任,一些产业的发展受到限制,加之多种要素的制约,基础设施欠账多,水电路讯建设缓慢,连片特困地区往往是自然灾害频发的地区,很多贫困人口属因灾病返贫的情况比较突出。

    共青团河北省委办公室副主任李永琴也在省委省政府组织的“春雨行动”中参加了扶贫的具体工作。她观察到,致贫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文化缺乏、思想观念落后,有的是自然条件差——— 比如说一些自然村的整体生存环境落后,有的是家庭成员患了大病或者残疾导致,还有的是因为孤寡导致。

    思路:由救济式扶贫到开发式扶贫

    对于“扶贫我们应该怎么做”这个问题,2014年,我省共投入财政专项扶贫资金29亿元,10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脱贫出列,2146个重点村整体脱贫,100万贫困人口稳定增收。

    贾寒冰说,我省改变了传统的帮扶思路,尝试以市场的思维和市场的机制推动扶贫开发工作,大力发展股份合作制经济,现代农业园区、山区综合开发以及家庭手工业等四项重点工作。具体来说,在燕山地区以平泉、围场为中心,发展食用菌产业,在太行山地区以临城、赞皇、阜平为中心,大力发展干鲜果品产业,在黑龙港地区以献县、阜城为中心,大力发展设施蔬菜产业,在坝上地区以张北、丰宁为中心,发展错季蔬菜和马铃薯等优势产业,其他一些贫困县还因地制宜地发展了红枣、肉牛、育肥猪、蜜蜂等扶贫项目。

    在社会帮扶上,我省加大社会扶贫力度。2014年,全省省、市、县三级共有6360个单位、9678名干部驻村帮扶。要求驻村干部的时间是每月驻村的时间不少于20天,主要的任务是帮助贫困村和贫困户制订帮扶规划,谋划发展产业扶贫项目。

    作为一位驻村干部,刘宏伟说,他们在阜平谷家庄进行了街道硬化、安全饮水工程,还有危房改造工程、四清四化工作,使村庄的基础设施得到了改善。在增收致富产业方面,鼓励村民开展互助合作,成立种植、养殖合作社两个,给村民开辟了新的增收途径。

    从去年8月开始,省委省政府启动了扶贫帮困的“春雨行动”,动员社会各方面力量帮助困难群众。李永琴说,“春雨行动”要求重点关注五类贫困人群:农村的低保户,五保户,困难优抚对象,城市低保户和扶贫对象,重点要求在就医、住房、上学、创业、基本的生活保障这五个方面给予最大力度的帮扶。在“春雨行动”中,共青团河北省委进行了结对帮扶、项目帮扶和志愿帮扶等工作,并结合工作职能拓展帮扶范围,将农村的留守儿童、贫困的残疾青少年、失独老人等共青团传统救助对象也纳入了“春雨行动”的帮扶范围中来。

    新象:“精准扶贫”和“稳定脱贫”

    在扶贫过程中,扶贫资金的使用受到广泛关注。以往的方法是“撒胡椒面”,资金使用过于分散,实际效果不太理想,对于克服这一扶贫工作中的“痼疾”,嘉宾们也谈论到了目前的新做法。

    贾寒冰说,目前我省扶贫资金的思路,第一是加大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投入。2014年我省本级预算财政扶贫资金10亿元,其中的发展资金5亿元,安排环首都扶贫担保资金5亿元,有关市县安排财政扶贫资金5.5亿元。

    此外,探索竞争性资金分配机制,强化扶贫资金分配与扶贫开发工作考核和绩效考评结果挂钩;下放扶贫项目审批权限,原则上扶贫项目的审批权限均下放到县级政府;创新扶贫资金使用机制,注重以市场思维和市场机制推进扶贫开发,吸引民营企业、工商资本到贫困地区投资。

    有的贫困县存在“县城变漂亮了、群众还是穷”的问题,这就涉及“精准扶贫”和“稳定脱贫”。唐丙元说,精准扶贫第一要做好对扶贫对象的精准识别,就是要做好贫困人口识别和建档立卡这项工作,把真正的扶贫对象甄别出来,不让一些假冒的对象混进来。第二是要精确帮扶,首先要了解贫困对象的贫困原因,针对致贫的原因和帮扶的需求确定帮扶的责任人和帮扶措施,确保帮扶的效果。第三是要进行精确管理,一个农户要建一个台账、一套扶贫的计划、一套扶贫的措施,同时使扶贫对象有进有出、动态管理。同时,还要对扶贫情况进行公示、公开、公告,让扶贫资金阳光运行、公平运行。

     契机: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

    “环首都贫困带”备受关注,河北也并不讳言环绕北京存在一个包括9个贫困县的贫困带。对于这个贫困带,未来的解决思路是什么?京津冀协同发展会不会带来解决问题的新契机?

    贾寒冰说,京津冀协同发展对于河北来讲是最大的机遇,也是最宝贵、最现实的机遇。正如省委副书记赵勇在环首都扶贫攻坚保定现场办公会提出的那样,要以改革的思维和拼命的劲头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机遇,把“环首都贫困带”扶贫摆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个总的框架里面,要跳出扶贫抓扶贫,努力实现环首都扶贫攻坚示范区快速发展。

    要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解决“环首都贫困带”问题,一是要对接大规划,就是把环首都扶贫攻坚规划主动对接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个大规划。二是要融入大市场,把京津市场的需求转变为我省的产业优势,大力发展产业扶贫。三是要借力大资本,积极引用工商资本和龙头企业,运用基金、上市融资、银行贷款等多种手段来解决扶贫资金难题。四是用好大平台,主动争取中央部委、央企和京津方面对我省的支持。

    刘宏伟说,他在扶贫一线工作时观察到,贫困群众最需要解决的有三点:希望能得到更好的教育,希望增加收入、生活条件得到改善,还有就是解决大病返贫的问题。他说:“解决这些问题一个是要靠政府投入,比如教育投入,另一个就进行经济扶持,比如成立一些农村合作社,提高农民自身的主动性来解决问题。更重要的还有一条,就是要从观念和意识上帮助他们,增强脱贫的信心。人的主观能动性是最重要的,光靠给钱解决不了全部问题。”

    李永琴则提到,在联手企业进行扶贫时,要确保让企业奉献的每一分公益资金都用得放心、安心。“我们在参与‘春雨行动’过程中感觉到,可以用组织的公信力来打消企业‘钱花不到刀刃上’的顾虑,比如我们探索出一套‘共青团出力+企业出资’的方式来形成扶贫合力,特别有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