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云南扶贫:“谋势”胜于“谋子”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发布时间:2015-01-23 11:20:44|浏览次数:3140 次

   贫困,是大自然留给云南省变数最多的一盘棋局。解局,是摆在每一届云南省委、省政府领导班子面前的难题,而这是一盘需要更具智慧和胆识才能下得赢的棋,要有足够的心力,多点布局、互成犄角、步步为营。

  整村推进整乡推进

  云南,一个集边疆、民族、贫困、山区为一体的省份。长期以来,云南省贫困面广、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是全国扶贫攻坚的重点区域。

  经过10年不懈努力,云南广大贫困地区面貌发生了深刻巨大的变化,全省贫困人口从2000年的1022万人下降到2010年的325万人,其茅草房改造和“866”整村推进的云南特色扶贫开发模式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充分肯定,亚洲政党扶贫专题会议上还曾充分肯定“云南扶贫经验是亚洲的财富”。

  虽然贫困人口有所减少,但云南省的贫困人口数量仍排在全国前列。在总结整村推进经验的基础上,2009年云南省在全国又率先启动了整乡推进试点工作,20个乡被纳入第一批试点。其中就包括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它坐落在云南省雄奇险峻的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雪山的莽莽林海间,聚居着4200多名独龙族同胞,这是中国境内人口不到8000人的独龙族的最大聚居地。

  山高水深,沟壑纵横,形成封闭式的地理环境。每年从12月至翌年6月间,大雪封山长达半年之久。此时交通隔断,独龙江乡完全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历史加地理的原因,造成独龙江乡长期是一个集边境、民族、山区、贫穷、落后为一体的封闭、半封闭小区域。

  2009年,全乡全年农村经济总收入只有487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908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

  2010年云南省委、省政府对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综合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做出了安排部署。独龙江乡成为云南省第一批整乡推进试点乡。

  通过几年的建设,独龙江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昔日简陋不堪的木楞房,如今已变成了整齐划一、结实耐看的砖混安居房,1068户集中在26个安置点,其中整村推进24个安置点,完成基本农田建设3000亩,建成县乡公路沥青路面132公里

  交通、电力、通讯、水利和市政等基础设施的快速完善,结束了独龙江乡不通程控电话和不通宽带网络的历史,实现了村村通柏油路、通电、通电话、通广播电视、通安全饮水。

  独龙江公路是独龙族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是独龙族同胞生产、生活和经济发展的命脉,尤其是公路中间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是整条公路建设的瓶颈。

  2014年元旦前夕,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干部群众致信习近平总书记,重点报告了多年期盼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的喜讯,习近平总书记做出了重要批示。

  公路隧道的贯通,标志着独龙族同胞祖祖辈辈大雪封山半年的历史宣告结束,有助于大幅提升独龙族同胞的生产、生活水平。

  云南省扶贫办党组书记、主任李新平向记者介绍说:“开展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的5年,是独龙江乡历史上各项经济社会发展指标增长最快的5年。2013年全乡农村经济总收入达到1105万元,比2009年增长124%,农民人均纯收入2236元。预计2014年全乡农村经济收入能达到1263万元,人均纯收入达到2618元。”

  据了解,云南省2013年共启动实施56个整乡推进项目,2014年增加到60个项目,涵盖574个行政村、600个自然村。预计今年将把9000多万人口的布梗人()纳入整族帮扶工作范围。

  移民搬迁精准扶贫

  散居在边远山区、地质灾害隐患区等地的贫困户,是云南省扶贫开发最难啃的“硬骨头”。

  “原来我们住在离这不算太远的山里,住的是泥草房,上面住人,下面养猪,村里没电、没水,路是泥土路,赶上下雨就是一身泥。”在蒿枝坝拉祜族聚集区记者见到了2012年从山上移民搬迁到新房子的拉祜族妇女。

  竹塘乡党委、政府结合云山村蒿枝坝实际,对蒿枝坝分散居住在生态恶劣环境下的100户农户进行统一规划、统一建设、集中安置,本着田园风光、民族特色、旅游观光、休闲度假集一体的美丽拉祜乡村来打造。

  走进蒿枝坝文化活动室,竹塘乡新农村指导员总队长陈耀红指着规划展板说:“这里一共有100户安居房民族特色砖混建筑,单套建筑面积84平方米,其中住房60平方米、厨房20平方米、卫生间4平方米,每栋房屋都实现了太阳能入户。除了硬化路面外,新村寨还建了文化活动室、农田水利2020、拉祜族特色寨门、文化活动场地、凉亭、公厕和垃圾池以及人畜饮水项目。”

  陈耀红说:“移民搬迁仅仅是扶贫的第一步,通过‘建档立卡’ 确认贫困人口,推进扶贫信息化建设,开展驻村帮扶工作,把驻村帮扶作为推动扶贫开发和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作为激活贫困村和贫困户内生发展动力的重要举措。”

  移民搬迁是目前解决云南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居住分散,基础设施救助困难的最佳方案。相比嵩枝坝,临沧市双江县的千户村移民搬迁工程浩大,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这四个少数民族集中搬迁到坝区,以村庄规划编制为牵引,按照散户并成寨、山区迁朝路、小村归大村、边远靠集镇的发展方式,建设以土戈村为中心,辐射全乡9个村委会,规划面积569亩的民族特色‘千户村’。通过聘请具有专业资质的规划设计单位按照建筑风格统一、建筑外观统一、建筑模式统一的原则,根据村庄的历史、现状、发展定位和规模进行了用地布局规划、道路交通系统规划、绿地景观系统规划、公共服务设施规划、市政工程系统规划以及建筑方案的配套设计。

  双江县农办主任王顺云告诉记者:“现在村内太阳能路灯、村内集贸市场、文化、卫生、公厕、垃圾处理、小学、幼儿园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整个千户村的规划设计都是为以后城镇化打下了基础。现在这里已经居住了1300户。”

  在新村开小卖店的石文敏老人告诉记者,他是去年从澜沧江边上的大文乡小街子村搬过来的,说起现在生活的最大变化,不用再住茅草房,吃的肉也比原来多了。

  云南省开展整村推进、整乡推进和异地搬迁,是在扶贫资金使用上,对各类扶贫资金进行整合,不“撒胡椒面”,聚集资金,使有限的资金用在了刀刃上。

  资料显示,临沧市每年整合6亿元以上资金用于民居房补助;每年整合2亿元以上资金用于旧村改造;每年整合17亿元以上资金用于产业发展。

  据了解,近些年云南省扶贫工作都在推广扶贫资金化零为整。据资料记载,20101月,成立了“省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综合开发统筹协调小组”,由省委秘书长担任组长,省扶贫、民委、发改委、交通等32个省直单位成员,下设办公室在扶贫办,形成了省级统筹补助、社会各界支持、州负总责、县乡落实、项目到村、扶持到户的工作机制。累计投入了13.04亿元。

  换穷业拔穷根

  近年来,云南省扶贫工作采取“输血”与“造血”并举,“扶贫”与“扶智”并重的方式,以产业扶贫为核心,着力改变以往“救济式”扶贫方式。

  普洱市思茅区鱼塘村地处省级鱼塘自然保护区,党总支书记李忠有告诉记者,他家现在有拖拉机、面包车还有一辆小轿车,但他还不是村里最富的,现在村里人均年收入可以达到10633元,是思茅区最富的村,而在以前,人均收入只有2843元,勉强能吃饱。

  “原来这个村主要是靠种玉米、上山打猎糊口,从荷兰引进发达国家的社区林业后,合作项目每户给1000元扶持的项目主要是种茶,还培育了六个加工户。” 普洱市林业局副局长蔡茂伟指着窗外的大山说:“林业局在产业上免费提供了树苗,现在除了茶叶,他们还种板栗和橘子。他们富裕了,就不再刀耕火种、上山打猎了,保护区的压力也就没有了。”

  用产业带动增收,是云南扶贫工作最宝贵的经验,可要拔穷根,扶智是关键。云南省开展了“雨露计划”,突出技能培训、扩大培训规模,增强贫困群众就业创新能力,切断贫困代际传递。安排财政扶贫资金14230万元,实施劳动力转移培训12万人和23个县“雨露计划”试点,启动了4个圆梦832试点县。

  整建制托管

  多样性,即是云南最大的魅力,也是扶贫最大的难点。“一副药”无法根治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民族贫困。

  昆明市北部的5个县区,平均距离昆明市区仅120余公里,坐拥丰富的矿业资源、旅游资源,但其经济发展却始终没有感受到主城区昆明的辐射带动,到2010年,5个县区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仅1680元,多数贫困人口生活在边远高寒山区、干旱缺水地区和地质灾害隐患区,居住地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生产生活条件非常落后。

  2010年昆明市委、市政府决定打破行政区划壁垒,规划了倘甸产业园区及轿子山旅游开发区(以下简称“两区”),成立两区管委会,并设立两区党工委,实行党政合一、经济社会发展合一的实体化管理模式,授权整建制托管原东川、禄劝、寻甸县的九个乡镇,托管人口23万人,国土面积1837.5平方公里。

  把这些扶贫最艰难的乡镇放一个棋盘上谋划腾挪的“托管”模式在全国来说还是个全新的尝试。

  倘甸镇以其特殊的行政区域中心位置和交通枢纽优势,以及拥有的丰富资源,成为“两区”着力打造的经济增长极,辐射带动北部县区迅速崛起。

  基础设施是形成区域增长极的重要条件。“两区”建设首先要从道路交通、农田水利、城乡电网和电信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开篇。然而,一个地区没有强大的产业支撑,经济社会就难以实现又好又快发展,更不可能形成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

  按照市委、市政府部署,“两区”立足资源禀赋,彰扬优势特色,加快培育一批产业链条长、支撑作用大、辐射带动强的优势特色产业,并构建滇中地区新的旅游经济带,形成“二三并举、双轮驱动”成为北部区域发展新格局。

  历史积淀下的困难虽然可以阻碍“两区”脱贫的速度,但却无法改变一个缜密谋篇布局的结果。“两区”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由2010年的3161万元增长到2013年的1.2亿元,年均增长57.6%;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680元增长到3532元,实际增长率为82%

  站在今天回望,整村、整乡推进、移民搬迁、“整建制托管”云南省一个个创举,硬是让扶贫这盘棋从僵局中走出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