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他山之石

中国东西扶贫协作“闽宁模式”惠泽宁夏的18年

来源:宁夏日报 |发布时间:2014-12-01 09:27:10|浏览次数:4578 次

 六盘山高 闽江水长

——中国东西扶贫协作“闽宁模式”惠泽宁夏的18

  西吉县震湖乡孟弯村一间办公室里,炉火烧得正旺。37岁的蒙忠鹏坐在椅子上,手机铃声不断响起,通话内容几乎都与他的“小秋”杂粮有关。

  蒙忠鹏一副山区农民的模样:朴素、真诚,但谈吐、气质已隐约透出企业家的风范。

  命运的改变,始于18年前的那次“出逃”。

  那一年,村里突然来了福建挂职干部,胆大的年轻人开始奔往福建,3000公里外那个陌生的福建,一下子“闯入”村民的生活。蒙忠鹏的心乱了。

  徘徊在梦想和父亲的阻拦之间,走还是留?蒙忠鹏一夜无眠。

  第一声鸡鸣传来,他狠下心,抓起包裹快步出门,沿着弯弯的山道,走向山外,眼泪一路未干……

  18年来,千千万万个蒙忠鹏为梦想走出大山,奔赴福建,改写他们的命运轨迹,而这些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只是闽宁协作扶贫历史画卷上一道独特的剪影。

  ()

  傍晚的闽宁镇,劳务公司的班车载着收工的移民一辆接一辆地驶过,沿街的饭馆、商铺、集市迎来一天中的营业高峰。

  每每看到眼前繁华的景象,59岁的谢兴昌都会产生如梦似幻的感觉,那些蹉跎在心底的往事会突然奔涌而出,将他拉回到17年前。

  1997年,谢兴昌夫妇带着5个娃和一根扁担,挑起全部家当,从西吉县王民乡红太村投奔贺兰山脚下的闽宁村。

  心向往之的这个家,却给了谢兴昌“当头一棒”:滚滚沙尘裹着碎石四处飞舞,几十米之外一片模糊,夜里,老鼠在孩子的衣袖裤管里窜进窜出。

  寻梦的人,接踵而来,又相继离去。

  谢兴昌硬着头皮住了下来,他相信,既然是政府建的村子,就一定会好起来。

  谢兴昌举家搬迁的背后,是一幅徐徐展开的、波澜壮阔的中国扶贫开发历史画卷。

  1996年,以“贫瘠甲天下”“不适宜人类居住”名闻天下的西海固地区,仍是全国减贫的“主战场”:人均年纯收入300元以下的极度贫困人口还有60多万。

  包括西海固在内的全国8000万贫困人口,成为党中央、国务院最牵挂的人群。

  扶贫攻坚,急需寻找新的突破口!

  1996年,“八七”扶贫攻坚的关键时刻,党中央、国务院从“共同富裕”“两个大局”出发,将东南沿海10个较发达的省市与西部10个较贫困的省区“牵”在一起,实施东西扶贫协作,指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

  历史的节点,凸显担当和胸怀。

  福建省第一时间行动起来,成立了由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习近平为组长,省委组织部、宣传部、农办、计委、经贸委等19个省直机关为成员单位的福建省对口帮扶宁夏领导小组。

  当年11月,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一次联席会议在福建召开,会议决定:两省区政府每年举行一次联席会议,总结对口帮扶工作,协商解决有关问题;建立扶贫协作发展基金;从沿海5个省辖市中选出8个经济实力较强的县(市、区),对口帮扶宁夏8个国定贫困县;互派挂职干部、部门对口协作等。

  在澎湃的历史大潮中,改变无数人命运的闽宁协作,激情启幕!

  隔着18年岁月风尘,细品这份会议纪要,它仍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和强大的生命力:一年一度的“省级联席会议”,在两省区高层领导间形成协商、检阅、监督机制,使每年签订的协作项目都能与宁夏发展大局紧紧相扣,按照“宁夏所需,福建所能,”既雪中送炭又互惠双赢,提升执行力,体现“顶层设计”的“龙头”作用;

  “市县结队帮扶”“互派挂职干部”“部门对口协作”等机制,则从明晰的内容上给出“确保落实”的路径,使福建的人才、资金、科技、经验、市场要素等植入宁夏“肌体”,形成造血体系,从根本上提升贫困地区的发展能力。

  多条环环相扣的“咬合线”,构架了“闽宁模式”的雏形。

  19973月,受习近平同志嘱托,时任福建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扶贫办主任的林月婵率领先遣考察队伍向宁夏出发。一下飞机,这位南国女子顾不得诸多不适,直奔西海固。

  马铃薯卖不出去,农民整夜排队守候在加工厂门口;没有教室,老师在沙地上用树枝教学写字;孩子们光着脚丫,穿着补丁摞补丁但仍然能看见肉的裤子;瘦骨嶙峋的山路上,拉水的人和毛驴走得小心翼翼……西海固深入骨髓的穷,深深刺痛了林月婵。

  “回去向习书记汇报这边的情况,他指示,光政府行为还不够,只有把企业加进来,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林月婵回忆,省里开会时,习近平专门请来时任福建省省长的贺国强,一起观看她拍回去的短片,千疮百孔的西海固让他们揪心,当即决定每年无偿帮扶宁夏1500万元协助资金,各项工作加速推进:第一批福建赴宁夏山区8县的挂职干部抵达银川;宁夏山区90多名农村女青年到莆田新威电子公司上班……

  同年4月,带着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带着八闽3000万同胞的牵挂,习近平率领福建省党政代表团奔赴塞上,参加闽宁对口扶贫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

  在宁夏期间,习近平连续6天深入贫困地区考察。从永宁县西吉移民吊庄玉泉营到同心县河西镇建新村,从海原到西吉、再辗转隆德,习近平一路翻山越沟,入农村、进企业,访农户,详细询问吊庄建设、窖蓄微灌技术实施以及梯田、土圆井、淀粉厂、学校等建设情况。

  一路调研,一路思索,一路将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传递给山区百姓。习近平特别嘱咐福建在宁挂职干部要尊重回族同胞的习惯,从细节做起,静下心,耐得住寂寞,把东部的经验带到宁夏,把西部的精神带回福建。他对随行的福建代表团同志说:“闽宁对口扶贫协作是一项政治任务,我们要坚决完成,对联席会议议定的事情要尽快落实,所承诺的事情也要抓紧兑现。”

  这次调研,习近平对“闽宁模式”有了更加成熟的思考。他代表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广泛深入地开展多种形式的扶贫协作,促进闽宁双方共同发展”“动员企业家到宁夏投资办厂”“开展经贸合作”“兴办社会公益事业”“加强干部交流和人才培训”等具体措施,为“闽宁模式”注入市场因子,使其由政府主导的单项扶贫走向全方位协作、互融式发展。

  习近平还提出在西吉移民吊庄玉泉营建设闽宁村的设想:集力聚资,将其打造成具有样板意义的闽宁协作示范村。当年7月,西吉移民吊庄玉泉营正式更名为闽宁村。

  斗转星移间,岁月成诗行。

  18年来,习近平先后两次到宁夏考察指导工作,五次出席闽宁对口扶贫协作联席会议,三次发表重要讲话。他提出的“优势互补、互惠互利、长期协作、共同发展”的指导原则,成为“闽宁模式”的灵魂。随着一次次联席会议的召开,从修路、建井窖、坡改梯到巩固提高80个闽宁温饱示范村、扶持1000户农户发展菌草技术;从支持35万生态移民、共同推进六盘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扶贫攻坚工程到鼓励更多企业参与中阿经贸、支持开通厦门至银川直航航班、推动两省区文化、旅游产业协作发展……“闽宁模式”在宁夏发展的每一个历史阶段,都能发挥其极具市场活力、助推民族地区发展进步的功效。

  伴随着“闽宁模式”生根、发芽,曾经沙石肆虐、人心思返的闽宁村蝶变为现代风情小城闽宁镇,数万人的命运峰回路转:

  当年,一个扁担挑全家的谢兴昌种葡萄、搞养殖,开上了私家车;

  当年,被贫穷逼急了偶尔会“顺手牵羊”的铁梅,如今种着14亩葡萄,带着100多人的务工队;

  当年,在西吉大山里放牛的喜银福,成立了富运牛羊养殖,专业合作社,带动镇上110多户移民搞养殖,发家致富;

  ……

  2010年后,镇上先后起高楼、修马路,劳务和葡萄产业成为移民增收致富的左膀右臂。随着中粮、德龙、西夏王、轩尼诗等公司的进驻,闽宁镇一下子“长出”七八家劳务派遣公司,每天接送移民的班车达50多辆。

  巨变背后,是“闽宁模式”发挥的综合效应,是党中央、国务院及闽宁两省区一届又一届领导倾注的心血。

  201310月,福建省委书记尤权率党政代表团到宁夏参加第十七次闽宁对口扶贫协作联席会议时指出,进一步深化闽宁互学互助,在两省区间形成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协作,将闽宁协作向纵深推进。

  2013年至今,自治区党委书记李建华先后7次到闽宁镇调研,3次现场办公解决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方方面面的急症难题,为闽宁镇的发展指出方向。他提出闽宁协作要在帮扶范围上突破,从过去以宁南山区为主向全区范围拓展,以全区的发展带动宁南山区的扶贫开发,在工作主体、合作领域、帮扶形式上实现“三个转变”。

  自治区主席刘慧要求把园区建设作为重要阵地,将其打造为扶贫开发的新平台,培育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建立内生发展机制,进一步加大农业技术培训。

  跟随谢兴昌的脚步,升级版闽宁新镇迎面而来:学校、幼儿园、居民安置区拔地而起;“宁酒、闽茶”文化交融的商业区建成并向闽商开放;百米之外,是正在建设的西线高速公路;闽宁产业园里,已有6家企业入驻。

  在“闽宁模式”的支撑下,宁夏已相继“孵化”出140多个闽宁示范村,20个闽宁协作移民新村,它们如星星之火,在西海固的山乡渐成燎原之势。

  18年来,“闽宁模式”创造的项目带动、产业协作、科技扶贫、劳务培训、劳务输出和企业参与、社会支持、公益事业等对口扶贫协作方略,首开中国社会大扶贫先河,并彰显出助推沿海地区产业转移、改善贫困地区产业结构的重要功能。

  20139月,国务院扶贫办将“闽宁模式”正式列入《中国社会扶贫创新行动优秀案例集》,并作为具有代表性、创新性和推广价值的成功案例向全国推广。

  2014年,根据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的批示,国务院扶贫办在宁夏召开全国东西协作会议,推广“闽宁模式”的成功经验。

 

  ()

  冬季,彭阳乡间层林尽染的浓彩已褪去。

  一座座现代化温棚里,密密麻麻的蘑菇早上刚被采摘,傍晚就可能摆上广州、上海市民的餐桌,农民则就着灯光数钞票。

  这条开辟了西海固高端蔬菜种植、引领成千上万村民致富的路径,“源头”仍然是“闽宁模式”。

  “种一料子,收一抱子,打一帽子”是对上世纪西海固传统农业的经典描述。

  1997年,林月婵找到国内“菌草之神”、福建籍著名教授林占熺,诉说西海固的贫穷,并希望他将菌草技术引入宁夏。林占熺一口允诺,带着设备和团队直奔宁夏,第一站,便是彭阳。

  当年4月,“将菌草技术引入宁夏”被写入第二次闽宁扶贫协作联席会议纪要,成为产业扶贫的开路先锋。

  “种蘑菇?见都没见过,卖给谁?”圈在大山里、习惯了靠天吃饭的农民没人敢吃“螃蟹”。

  林月婵找来林占熺和当时福建挂职干部马国林,让他们向农民承诺“政府包销”,并派人到北京等地跑市场。

  就这样,林占熺和他的团队带着20多位特殊的“文盲”弟子,在彭阳县古城镇小岔沟废弃的土窑里,开始了一项项技术攻关。令村民做梦都想不到的是,第一批蘑菇出棚后,三两下就卖完了。这一消息很快在山区“炸开”,原来,在技术“魔棒”的点拨下,贫瘠的土地也可以如此神奇!

  此后的8年间,林占熺20多次到宁夏,攻克多种技术难题,菌草产业在宁夏全面开花。

  如今,彭阳、盐池、闽宁镇等多个食用菌示范点,种菇1.7万棚,发展菇农1.7万户,户均增收8000元。

  如果说菌草技术的引种成功,打破了西海固地区以粮为主的传统种植模式、开辟了一条高效农业之路,那么,马铃薯由“救命蛋”到“金蛋蛋”的蜕变,则是西海固开启现代农业之旅的范本。

  “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村民排着队在马铃薯加工厂前守候,因为加工厂少,队伍排得很长,村民晚上都不敢睡觉,怕错过了时机……”1997年的那次宁夏之行,马铃薯滞销的场景在林月婵的心里挥之不去。

  回到福建,林月婵将所见所闻翔实汇报。“习书记听后指示,只有把企业引进去,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宁夏的发展面貌。”林月婵回忆。

  第二次联席会议时,习近平与当时在宁的11位福建企业家座谈,希望他们进一步发展,把福建的先进理念带到宁夏,他还动员更多的企业家到宁夏找市场、搞开发,结成联合体,共同发展。

  马铃薯产业的“质变”,是在遇到中国驰名商标“国圣”后。

  2011年,闽商严国圣初到西吉。“一天早上,我乘的士在县城绕了一圈,车费20元,我给司机50元,让他不用找,但他硬拉着我的衣服将找的钱塞进兜里。”出租车司机淳朴的举动让商海沉浮多年的严国圣对西吉顿生好感。由挂职干部“做媒”,他投资建起宁夏国圣食品有限公司,将自己的“薯业帝国”移师西吉。

  29种休闲食品每年“消化”4万吨马铃薯,建繁育基地,引进适于蒸煮、烘焙的新品种,与农户形成土地流转和技术合作互惠互利的模式……随着国圣全产业链的打通,马铃薯冲破制约发展的“天花板”,成为西海固地区农业产业化发展的样本,带领西吉现代工业实现“零”的突破。如今,西吉农民人均纯收入中,有三分之一来自马铃薯。马铃薯附加值呈几何数增长的同时,国圣的“洼地效应”同步显现:吸引大学生及外出务工青年返乡,为产业发展聚集人才,技术力量的富集又将西吉马铃薯带向品牌“高地”。

  “闽宁模式”将更多的福建企业家引入宁夏。

  被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评为“全国东西扶贫协作先进个人”的福建女企业家林水英,用工业化理念在西吉1万多亩只能产谷子的土地上,通过土地流转建立起稳固的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开创了“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产、加、销”一体化种植的“华林模式”,将几十种高端蔬菜引入西吉,打破了山乡蔬菜种植的“老三样”。在她的“家庭农场”,沿山梁“生长”着5200座温棚,年产3万吨蔬菜,8500多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在这里变身产业工人,人均月收入过千元,并带动300多户农民种植高端蔬菜。

  2011年,泾源县苗木产业在经过高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后,遭遇成长的烦恼:市场层次低,交易混乱,品种单一。连接着全县28万亩苗木和2.1万户苗农的苗木产业如何转型,成为县上的头等大事。福建挂职干部和县领导南下“搬救兵”。当年3月,厦门企业家姚迅带着公司印章、法律顾问等“装备齐全”的团队来到泾源。5月,宁夏皇达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接着,皇达就干了几件让山区农民大开眼界的事:建立苗木专业交易市场,统一了数千个沿路而设的摊点,价格上网,面向全国;与福建农林大学等科研院所建立珍稀苗木育苗实验室,对六盘山上70多种濒临绝种的珍稀花木进行人工繁育。在皇达“头脑风暴”的作用下,市场、流通、信息、品种等“死穴”随之打通。2013年,泾源县苗木专业交易市场成交额1.5亿元,占全县苗木销售收入的一半以上。

  2007年,福建籍侨商陈德启来到宁夏,贺兰山东麓绵延千里的戈壁与这位南国企业家的梦想激情碰撞。走时,他悄悄带了一把土,专程赴法国找专家鉴定。半个月后,陈德启再回宁夏,一口气签下10万亩荒地,立志要在这里种出“世界上最好的酿酒葡萄”。7年来,陈德启投资7亿多元,在闽宁镇建起3万多亩葡萄基地和酒庄,吸纳1000多移民就业。

  2013年,闽商潘文贤在隆德开办当地第一家出口企业——宁夏隆德人造花工艺有限公司,就近招聘的1000多名工人中,近三分之一是当地的孤寡老人和残疾人。

  ……

  闽商们一个个、一群群地来,栖息在不同产业的链条顶端,引领走向,颠覆着西海固延续了千年的靠天吃饭的传统耕作模式,成为推动宁夏农业产业化、工业现代化的重要力量。

  目前,在宁闽商有4万多人,企业、商户4000多家,涉及20多个行业,年经营额达120亿元。

  工业一直是西海固发展的短板,强壮工业筋骨,必须依靠园区平台。

  2010年,挂职干部林珍发、林超雄首次提出在西吉建设工业园区的设想。10月,他们各自背着十多公斤不同类型的西吉马铃薯样品,开始了“推销”之旅。整整两个月,他们刚下飞机,又上汽车,开推介会,访企业家,马不停蹄,最终说动136人到西吉考察。

  陈玉明和严国圣被深深打动。2011年,这两位身价过亿的老总和林珍发、林超雄,在经常缺水、缺电的简陋办公楼里一起啃馒头、喝稀饭,以企业抱团投资的方式,开始建设宁夏首个“闽宁产业园”。

  如今,西吉闽宁产业园里,已有9家企业入驻。未来3年到5年,园区将完成60万平方米标准化厂房建设,提供两万多个就业岗位。

  2013年,“建设闽宁产业城,在建立产业扶贫‘造血’机制上实现新突破”被写入闽宁协作第十七次联席会议纪要。

  望远闽宁产业园,闽宁镇扶贫产业园,西吉、盐池、隆德闽宁产业园等一批特色产业园区的相继建成或开建,将在更广阔的平台上通过闽商集结更强大的力量。

  沧海桑田,历史写下令人惊叹的数字:

2013年,西海固地区GDP1995年的17亿元增加到321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995年的600元增加到5247元。

()

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汪水,但西海固的人却已经让人刮目相看。

西吉县闽宁产业园马兰回乡刺绣有限责任公司的厂房里,马桂花和其他三位姐妹正飞针走线,大幅作品《枫叶》在她们的巧手下一片片“红”了起来。

白帽、短靴、提花毛衫,年近半百的马桂花穿着打扮丝毫不输身边的大姑娘、小媳妇们。

这些曾经只会绣鞋垫的女人们,如今能轻松拿下各种复杂的图案,能绣出价值十多万元的巨幅《清明上河图》。随着作品漂洋过海,她们的眼光、心智、梦想早已不再局限于小小鞋垫上。

女人变了,一切都会变得更精彩。

固原劳务“领头羊”董成壁清晰地记得山区第一批“打工妹”走出大山时的艰难:老乡们谈“输”色变,像躲避瘟疫一样一口回绝,他和村上的宣传员动员了3个月,没有1人报名。

1997年,董成壁拍胸脯做担保,带领第一批90多名“打工妹”南下福建。

一道改变山区妇女乃至千千万万个家庭命运的闸门由此打开。

寒来暑往,一批又一批的“打工妹”将山外的精彩带回山里,一点一滴地破除着父老乡亲们千年固化的壁垒。

那一日,蒙忠鹏离家后,父亲沿着山道寻了一天一夜,无果而归。

第一次走出大山的蒙忠鹏,风餐露宿,几经波折后在莆田与第一批到福建打工的西吉老乡汇合,在董成壁的介绍下,到莆田新威电子有限公司上班。

工厂化管理模式的严格,福建人对细节的严谨,都被心细的蒙忠鹏尽收眼底,他很快被训练成一名专业的玻璃磨边工。

每年春节,蒙忠鹏都会帮董成壁从西吉往福州带工人。

来往穿梭的岁月中,福州日新月异,家乡却变化甚微,巨大的落差使蒙忠鹏心里纠结。

2004年春节回乡后,蒙忠鹏便闸住了打工的心思,开出租车、种马铃薯,一步步向着梦想进发。2012年,蒙忠鹏筹资100多万元办起了“小秋”杂粮,注册了西吉县震湖鹏强杂粮种植专业合作社。

在福建的经历为蒙忠鹏积累了最原始的管理经验,也让他对科技情有独钟。2013年,蒙忠鹏向村民推广地膜玉米。“哪见过给玉米盖塑料被的,捂死了咋办?”村民们坚决反对。蒙忠鹏便带着工人免费给村民覆膜。当年秋季,覆膜玉米大获丰收,产量比传统种植高出一截,乡亲们由衷地感叹:“福建回来的娃就是不一样!”

如今,蒙忠鹏的专业合作社年加工杂粮1500吨,辐射带动周边5个乡镇2000多户农民,村民亩均增收2000元左右。

37岁的南国强,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隔三岔五便会坐飞机到福建推介他的黑山羊。

2004年乘坐“劳务专列”到福建德信公司时,南国强对经营还一窍不通。在福建的6年间,他从无名小工成长为企业管理人员,成为“爱拼才会赢”的西吉版励志典型。

2010年再回老家震湖乡立眉村,南国强带回了“三件宝”:资金、思路和市场,筹资500万元创办了西吉县义丰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黑山羊。

今年,南国强在村上建起养殖圈舍,对村民进行培训,他打算免费给立眉和孟集两村316户村民每户10只基础母羊,出栏后再以每只1200元的价格回收,直接销往福建。

在震湖乡,一批以蒙忠鹏、南国强为代表的“福建牌”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创业,被称为“震湖现象”。2013年,乡上顺势建设了返乡农民工创业园,一年间“长”出大小合作社60多家,小杂粮、黑山羊、珍珠鸡等特色种养殖业迅速崛起。

将台镇党委书记、44岁的戴华盛,2010年从莆田市挂职回来后,他的变化与“将台速度”的连锁反应在当地传为佳话。将台车流、人流、物流汇集的嘈杂在戴华盛眼里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征地400多亩,建设起乡镇级将台新区;首创“思路招商”,用2000万元资金撬动了3.6亿元的市场资本。

同时,戴华盛提出农民失地不失饭碗的理念,按成本价为农民集资建设营业房,目前,镇上所建的600套营业房中,农民自有300套,一转手,一套房净挣4万元到6万元。

2000年至今,六盘山镇党委书记张青云曾与数位挂职干部共过事。这些干部一次次将张青云的理念“刷屏”,给他乃至泾源各级领导施政带来财富。

忆起挂职干部汪成旺,张青云深情地说,他是良师,更是益友。

“汪书记提出‘扶羊换羊’,给养殖户一户发一只羊,签订协议,来年收回一只小羊羔,再发给另一家,这一做法让百姓知道了扶贫不是给而是帮,把村民的致富观念扶了起来。”

“去年夏天,汪书记再次来到泾源县,惊讶于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感叹在不适宜人居住的艰苦环境下,西海固人民创造了人类奇迹,‘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六盘精神值得福建人学习!”

  挂职干部柯振敏,则将品牌理念种在了泾源,提出小城镇建设要找到文化的根,以人为本。受此影响,张青云到六盘山镇任党委书记后,建起了6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逢大小活动,数百名农村妇女一起跳广场舞,场面甚为壮观。如今,广场舞已成为六盘山镇的文化品牌。

观念一变万象新。“闽宁模式”显现出的“闽宁效应”,后劲无法估量。

  ()

初冬的山区寒气袭人。拾阶而上,记者走进隆德县第二中学,走进了已故80后福建支宁女教师李丹的精神世界。

  “清秀开朗,笑颜如花,讲起课来很有感染力,深得孩子们喜爱。”隆德二中副校长陈志文深情回忆。

李丹与西海固的情缘,宛若一个前世的约定:

2006年秋天,独生女李丹瞒着父母,告别刚刚工作了两年的福州市第十八中学,报名赴隆德县第二中学支教,担任初中历史老师。

山大沟深的隆德县条件艰苦,但李丹却将这次支教视为珍贵的人生财富。“我要用一年时间做一件终身难忘的事,成为宁夏娃们的历史老师,告诉他们书本上的知识和大山外的世界。”踏上西海固这片苍凉的黄土地后,李丹在日记里写道。

教学之余,除了给学生们辅导,她还穿塬越沟家访,最远的要翻过3座大山,步行几个小时。李丹被初次目睹的“贫困”深深震撼,开始隔三岔五掏钱为孩子们添置生活用品。有时候,她会悄悄留下班里的特困生,请他们下馆子,吃有营养的饭。

当时在隆德二中读书的赵艳,8岁时父亲出车祸去世,一直与母亲、妹妹、弟弟相依为命,生活的艰难使她又一次面临辍学。一天,李丹找上门来,将一张农行卡交给赵艳母亲,此后,这张卡上每年都会打进一笔学费和生活费。李丹还说服父亲资助另一位贫困女生王巧琳,并借寒假返乡之机发动福州十八中师生为宁夏贫困山区教育捐款。2007年开始,李丹和父亲每年按时资助两个女娃3000多元。

20081月,支教期满回到福州十八中的李丹,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治疗期间,让李丹放心不下的居然还是两个宁夏娃:“快过年了,寄些东西和钱,让他们过个好年。”她叮嘱父亲。

接下来的日子,是一次次折磨人的化疗。疲惫的李丹用微弱的声音对前去采访的记者说,得这病,恐怕家里要花很多很多钱,到时我们家可能没法继续资助两个小孩了,希望你帮帮忙,让好心人帮帮那两个小孩,不读书,他们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一辈子还得穷下去。

李丹与西海固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来自社会各界的爱心向她涓涓汇聚。福建省委领导、福建省教育系统、自治区教育厅以及隆德县领导纷纷到医院看望。隆德二中还送去全校师生为李丹老师捐款的现场录像:一张张叠得平平整整的毛票,一双双清澈却写满担忧的双眸,一句句牵肠挂肚的话语,携着六盘山区的无限祝福来到李丹病榻前。

“如果没办法治了,就不要浪费钱了,用来帮助别人吧。要记得帮那两个孩子。”在生命的尽头,李丹的心愿打动人心。200892,李丹告别了深爱的世界。后来,她被评选为“感动福建”2008年度十大人物。

李丹去世后,两个女娃一直在李丹父亲的资助下完成高中学业,考入大学。福州市第十八中学以及李丹的父亲,还向隆德二中汇去数万元捐款。

一片丹心,几瓣心香,忠魂与青山共久长。

闽宁扶贫协作期间,仅隆德二中就迎来了50多名支教老师。他们不仅带来了开放的思想、先进的教学理念,为孩子们打开了眺望世界的一扇窗,更把“爱的教育”播撒在过早承受人生风雨的孩子们的心田。而这些贫困学生则用“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回报支教老师的大德。建校10多年来,隆德二中有46名学生在全国各种竞赛中荣获一等奖,199名学生荣获全国二、三等奖,505名学生获自治区级奖励。

18载风雨,留在时光尺子上最温暖、明亮且永不磨灭的刻痕,当属福建援宁支医支教干部与西海固群众血浓于水的故事:

厦门市市级优秀检察官林国荣,是群众总爱找的“福建来的检察官”。2001917,就在他圆满完成任务返回福建的途中,不幸因公殉职,年仅39岁。自治区检察院为他追记一等功,奖励1万元现金,而他的爱人又把这钱悉数捐献给六盘山区的“希望工程”。她含泪说:“我知道国荣的心思,把这笔钱捐给山区的孩子,国荣在九泉之下也安心。”

挂职泾源县委副书记的汪成旺,最早将科学养牛的“星火”带到这片贫穷落后的土地。在老乡们的记忆中,汪成旺常常嘴唇干裂,结着血痂,身上带个小本子,调研一路,遇上困难群众就帮扶一路。看见乡村教师工资低,干粮馍当午饭,他把兜里的几百元钱塞给对方;得知小学女娃因车祸致一小块头盖骨缺失,好几年了没钱治,他筹来资金帮助小姑娘在西安做手术。挂职期满回福建的那天,数百名男女老少乘着蹦蹦车赶夜路而来,伫立在风中流着泪为他送行。他们把一条条火红的被面披在汪成旺身上,将他裹成了一个“红粽子”。而早早盛开的桃花,仿佛也在为这个“党派来的福建干部”惜别饯行。

福建第七批援宁工作队领队陈永共,持续的高原反应,使其挂职期间做了心脏手术,来时满眼青丝,走时一头白发,这位带病的低调领队,却带领他的团队交出了“高调”的成绩单。第八批21名援宁干部则在马必钢的带领下,在为山区产业体系的“补链”,增强“造血”功能上无私奉献。

还有被山区群众称为“闽宁友好使者”的林月婵,这位“闽宁模式”创造、发展的亲历者、实践者,2004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中国消除贫困奖创新奖”。

……

18年来,福建向宁夏派出挂职干部、农业和医疗技术人员、专家、教师、大学生志愿者超过2000人。在难忘的60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他们把青春岁月、深情厚谊乃至生命抛洒在西海固地区的沟沟坎坎、旱塬峁梁。

当我们的目光穿越历史风云,解读“闽宁模式”,追寻其留在西海固地区的闪光足迹时,我们会为福建宁夏心手相牵而感动,为发生在这里的翻天覆地变化而感慨,为决策者的博大胸怀和雄韬远略而点赞。一批又一批援宁干部带着对这片贫瘠土地的想象而来,载着深深的眷恋和西部精神归去,将开中国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思想观念,将东部的经验、模式、思路,将无私奉献精神、责任和爱,将“爱拼才会赢”的文化内核,播种在西海固这片世界级的贫困土地上,深刻影响并改变着这片热土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命运。

伟大的时代催生伟大的梦想。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借“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东风,昔日陆上丝绸之路枢纽的宁夏,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的福建,将在更广阔的平台上牵手合作,走向玫瑰满途的崭新未来。(记者 连小芳 马晓芳 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