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扶贫要闻>>媒体聚焦

【瞭望】周刊 甘肃:消除贫困是当务之急

来源:《瞭望》|发布时间:2014-10-22 09:49:30|浏览次数:4196 次
 

    短板

  从整个甘肃省看,“脱贫程度低,返贫因素高”的贫困面貌,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短板。全省2700多万人口中,仍有贫困人口550多万人,贫困发生率仍然达到26.5%,农牧民2013年人均纯收入只有5093元。对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指标体系,甘肃实现程度最低的城乡居民收入、城乡居民收入比、人均GDP、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系数等指标,无一例外与贫困有关。

  全面小康,不仅是钱袋子要鼓起来。而当下的贫困,也绝不仅是钱袋子空空荡荡。贫困最短板的背后,是基础设施投入不足、公共服务不均衡等一系列短板。

  要致富,先修路。而到2012年底,甘肃仍有一半建制村不通硬化路。

  干旱地区要脱贫,先解“渴”。而到2012年底,全省仍有526万人饮水不安全,不少扶贫产业因缺水步履蹒跚。

  防返贫要与扶贫并重。而到2012年底,甘肃省仍有99万多户群众住在危房中。不少贫困群众多年积累心血盖成的房子在地震、洪灾面前一夜间倾倒、毁损,面临返贫困境。

  要治穷,先治愚。而据统计,全省农村劳动力中仍有近两成是文盲。58个贫困县人均受教育年限仅为7.28年,个别县区群众受教育年限仅为4.2年。许多贫困群众眼中的“铁杆庄稼”,不过是扛麻袋、搬砖头、摘棉花。

  正如中共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所说,如果不把贫困人口脱贫致富问题解决好,甘肃就不可能实现全面小康。只有透过反贫大业,才能全面读懂甘肃的全面小康路。为此,甘肃省深入实施扶贫攻坚计划,誓言“不达小康不脱钩”。

  对策

  甘肃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到2020年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首先要实现到2017年整体脱贫。时间紧、任务重,全省从深化改革和创新机制上寻求新突破,推动全省上下齐心扶贫攻坚。

  2013年以来,甘肃启动实施“1236”扶贫攻坚行动。“1”是“一个核心”,即以农民增收为核心,保证贫困地区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增幅超过全省平均水平2个百分点;2”是“两个不愁”,即不愁吃、不愁穿;3”是“三个保障”,即保障贫困群众的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6”是“六大突破”,即在基础设施建设、富民产业培育、易地扶贫搬迁、金融资金支撑、公共服务保障、能力素质提升等方面实现突破。

路难行、人缺水,是甘肃许多贫困群众面临的最大瓶颈。从2013年底开始,甘肃省转变单一依靠国家补助的思路,建立起申请国家补助、争取银行贷款等相结合的多元筹资机制,同国家开发银行签署战略性合作协议,5年内将累计获得扶贫开发贷款800亿元,集中破解路、水两大贫困群众全面小康的“拦路虎”。

  到2018年,甘肃省所有贫困村将有望通上沥青(水泥);2015年,全部解决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作为配套政策之一,甘肃省将整合散在各个部门的水、路项目资金偿还贷款,努力使加大投资规模与破解扶贫资金“撒胡椒面”能够统筹解决。

  2012年以来,甘肃省实施“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全省40余万名干部联系全省86个县(市、区)67万余户贫困户,积极探索社会扶贫与专项扶贫、行业扶贫更加紧密结合的精准扶贫、大扶贫之路。

  走进定西市通渭县马营乡华川村,本刊记者看到,这里曾经陡峭、狭窄的坡耕地被改造成宽阔、平整的机耕地,曾经尘土飞扬的村内小道如今成了水泥硬化路,家家户户盖起养殖圈舍,村民王成武一家仅靠养羊一项,一年收入就增加了近2万元。

  “受益于全省修路、通水集中攻坚和‘双联’行动,全县的基础设施面貌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群众脱贫致富的信心前所未有。”通渭县委书记令续鹏说。

  长期以来,一些地方舍不得一顶“贫困县”的穷帽子,削减了扶贫原动力。为此,甘肃省委、省政府明确提出,探索扶贫退出机制和鼓励“摘帽”机制。对提前脱贫“摘帽”的片区县、贫困乡,原有扶持政策不变,投入力度不减,并给予奖励。实行“摘帽”绩效与政绩考评挂钩,按照ABCD四个等级,县(市、区)党政主要领导干部考核结果为A的提拔重用,B级正常履职,C级诫勉谈话并在一年内不得提拔使用或平职交流到重要岗位任职,D级降职、免职。所有干部“逢提必下”,促使人才向贫困地区集聚。

  同时,把扶贫资金的安排与贫困人口的脱贫、增收挂钩,与各级政府推进扶贫开发的绩效挂钩,建档立卡,跟踪考核。防止以全省平均水平来代替解决平均水平以下的贫困问题。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张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