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聚焦

【中国扶贫网】2018年东西部扶贫协作交叉考核:为“帮扶金桥”做个年度体检

来源:中国扶贫网|发布时间:2019-01-10 09:40:13|浏览次数:1289 次

《中国扶贫》记者韩世雄发自湖南湘西花垣。这两天,小编已经写了很多关于省级党委政府扶贫成效考核的内容。但对于一些有东西部扶贫协作任务的省份来说,考核组中还专门有个一小组要同步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考核。

他们虽然和省际交叉考核组编为一个大组,但他们可是独立工作的。组内专门有1名副组长(由东部省份抽调人员担任)和若干成员专门负责东西部扶贫协作考核实地核查工作。

目前在湖南湘西州考核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的成员来自教育部、浙江省宁波市经合局、吉林省扶贫办、华中科技大学等单位。

小编了解到,去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针对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组织了试考核,这也是我国组织东部地区支援西部地区20多年来首次对该项工作进行考核。今年实施的2018年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工作考核,也是第一次正式考核。

虽然是第二年开展考核,但有很多人仍不清楚考核内容、标准和方式。小编现在就帮大家梳理一下。

对于东西部扶贫协作,有些人还比较陌生。这项工作可是一个扶贫领域“先富帮后富”的生动实践,“闽宁协作”就是这项工作中的典型案例。

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他强调,这在世界上只有我们党和国家能够做到,充分彰显了我们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必须长期坚持下去。

对于考核工作,总书记更是提出了明确要求:

“要加强考核,确保成效。要用严格的制度来要求和监督,抓紧制定考核评价指标。要突出目标导向、结果导向,不仅要看出了多少钱、派了多少人、给了多少支持,更要看脱贫的实际成效。西部地区是脱贫攻坚的责任主体,也要纳入考核范围。”

从总书记的讲话中可以看出,考核不仅要考核援助的省市,也要考核接受援助的省市,确保双方在此项工作上都不能松劲儿。

小编了解到,本次考核的对象分为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简单来说就是“东部9+13”帮扶的“中西部14+20”。

东部地区为参加帮扶的北京、天津、辽宁、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等9个省(市)以及辽宁大连,江苏苏州,浙江杭州、宁波,福建福州、厦门,山东济南、青岛,广东广州、珠海、佛山、东莞、中山等13个城市。

中西部地区为接受帮扶的河北、内蒙古、吉林、湖北、湖南、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等14个省(四省藏区除外)以及河北张家口、承德、保定,吉林延边,湖北恩施,湖南湘西,四川凉山、贵州六盘水、遵义、安顺、毕节、铜仁、黔西南、黔东南、黔南,云南昭通、怒江,甘肃定西、陇南、临夏等20个市州。

对于东西部扶贫协作考核的依据,小编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攻坚战的决定》中找到了出处,在“健全东西部扶贫协作机制”这一条中明确要求:要“建立东西部扶贫协作考核评价机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也要求强化东西部扶贫协作责任落实,加强组织协调、工作指导和督导检查,建立扶贫协作台账制度,每年对账考核。

“对账考核”——这四个字也为考核实施明确了一个方向。据小编了解,今年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考核主要考核协作双方完成东西部扶贫协作协议内容和创新工作情况。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双方承诺的要干的工作有没有保质保量的完成和兑现?在国家“规定动作”外还有没有效果比较好、值得总结推广的“自选动作”?

对于“规定动作”——扶贫协作协议内容完成情况,小编特意查了一下:

东部地区共6项内容20个指标,而中西部地区共6项内容19个指标,均涉及到组织领导、人才支援(人才交流)、资金支持(资金使用)、产业合作、劳务协作和携手奔小康行动。

对于“自选动作”——创新工作情况则列出了四项:

一是人才支援、资金支持(使用)、产业合作、劳务协作和携手奔小康行动向深度贫困地区倾斜支持情况。二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任务完成情况。三是帮助贫困残疾人脱贫情况。四是在人才支持、产业合作、劳务协作、动员社会力量参与等方面的创新工作情况。

因为湘西州是湖南省唯一接受帮扶的市州,所以交叉组随机抽的唯一一个接受实地核查的县就是总书记精准扶贫思想首倡地花垣县。这意味着,在此考核的结果,也将反映湖南、济南、湘西三个省市(州)2018年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

这样一来,谁都明白,花垣县面临着巨大的迎检压力。此外,因所抽县原则上应与省级党委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抽查县重合的要求,花垣县就要代表湖南同时接受两项国家扶贫工作年度考核。

按照考核方案,整个工作过程中将进行三个抽样:村抽样、政策项目抽样、户抽样。每县根据东西部扶贫协作帮扶项目清单随机抽取2-3个贫困村和2-3个项目,每个项目随机抽取5个左右贫困户,深入开展调查核实。

对于这项考核工作,湖南省和济南市也很重视。小编手上就分别有湖南省、济南市、湘西州、花垣县共四份2018年东西部扶贫协作情况汇报。

对于湘西州,湖南省举全省之力帮扶,明确长沙市、湘潭市等7个经济发展较好、财政收入较雄厚的地级市对口帮扶湘西州内7个县,累计投入帮扶资金15亿元。同时省直单位抽调600多名干部,组成69个建整扶贫工作队,分四轮到湘西驻村扶贫。

内部兄弟市州互帮互助,早已在三湘大地成为一道佳话。而泉城与湘西的远距离携手,俨然搭建了一座扶贫领域的“矮寨大桥”。

通过对比这两年济南财政援助资金额、实施援建项目数量、两地互派专业技术人才交流人数、社会捐赠款物额和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数量后,小编发现,可以得出一串倍数——3.4倍、3.6倍、5倍、48倍、7倍。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欧阳煌认为,通过这些倍数就能看出双方一年来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力度。

小编这里尤其要点一下,济南市财政援助资金规模由2017年的8147万元增加到2018年的2.8亿元,县均受援资金从118万元增加到4000万元。

钱一下子多了那么多,那都花到哪儿了呢?小编注意到,2018年济南财政援助资金中,用于深度贫困地区和县以下基层的占98.9%,其中用于产业扶贫和就业扶贫这类“造血式扶贫”项目占96%。

济南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京文表示,这是济南帮扶思路的一个重大转变。据了解,2018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向济南反馈试考核结果时,项目安排不精准、带动贫困户成效不明显就是被点出来的突出问题。一年来,济南强力整改,通过统计,通过东西部扶贫协作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17359人,是去年的7倍。

还有两个具体的事例值得说一说。

一是大家都知道“学挖掘机到山东蓝翔”这句广告语,但很多人不知道,蓝翔技师学院只能到山东去学,外地别无分号。但因为东西部扶贫协作,蓝翔破了个例,在总书记考察过的花垣县设立了山东蓝翔技师学院十八洞分院,免费为湘西籍建档立卡贫困生提供专业技能培训(重点进行挖掘机培训),并捐赠了两台价值过百万的挖掘机。

二是将济南日报报业集团充实进东西部扶贫协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委托该集团在湘西州设立了湘西舜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为部分项目的实施主体,直接参与湘西州精准扶贫示范村、远程教育及医疗平台建设等项目建设。用王京飞副市长的话说,这就是“交支票、不交责任”。

对于花垣县来说,东西部扶贫协作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作为扶贫协作地区的济南市槐荫区,2018年市区两级财政援助资金由2017年的800万元猛增至3490万元,共实施30个项目,项目惠及建档立卡贫困人口5853人,帮助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2607人。

欧阳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