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甘肃政务服务网
您的位置:首页>>媒体聚焦

【经济日报】互联网扶贫:从“拎水桶”到“修管道”

来源:经济日报|发布时间:2018-02-09 09:47:42|浏览次数:362 次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为精准扶贫插上了信息化翅膀,充分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困难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互联网扶贫提高了信息的精准性,提高了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参与度和获得感——

阿里巴巴日前公布数据称,阿里兴农扶贫频道累计对接13个省份,120个国家级贫困县。每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农产品平均销往270余个地级市,阿里巴巴还成立了脱贫基金,表示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元。京东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宣布担任河北阜平县平石头村名誉村主任,并表示“5年内让全体村民年均收入翻10倍”。万能WiFi钥匙在1000所偏远学校铺设了免费网络,易果帮云南红河州销售了1600多吨水果……互联网公司在精准扶贫这件事上铆足了劲。

“互联网可以在贫困人口动态管理中进一步提高信息的精准性,提升社会扶贫的管理服务水平,也能提高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的参与度和获得感,让他们得到更多实惠,坐上发展快车。”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如是说。

互联网如何在精准扶贫中“授人以渔”,将“拎水桶”变成“修管道”?

充分利用大数据——

接近信息 远离贫困

“点击一下‘芒果’,就能看到云南和广西共有三个县以此为特产。点击‘柚子’,就能看到四川、湖南、湖北多个贫困县盛产柚子。”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院长文继荣向记者演示着他们为国家网信办开发的“中国网络扶贫行动大数据分析平台”。“通过互联网大数据,就能深入挖掘贫困县的特产和优势资源。”

越接近信息,越远离贫困。对政府管理者来说,互联网实现的数据打通,成为精准扶贫的基础。刘永富表示,运用互联网技术,我国建立了全国扶贫大数据平台,第一次实现了贫困人口的帮扶、管理到村到户到人,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打下基础。

对于贫困地区的用户来说,通过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提供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的网络服务成为打通“数字鸿沟”的关键。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鲍建安坦言:“释放信息红利,增强贫困地区发展内生动力,基础设施建设是将互联网融入精准扶贫的起点。”

国家网信办原副主任任贤良说,目前全国有96%的行政村已经实现了宽带接入,贫困村宽带覆盖率已经达到86%,农村电商有效帮助贫困地区农民增收致富,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从5年前的25%上升到90%,越来越多贫困地区的孩子通过互联网学习成长。

不过,中国信通院副院长王志勤也告诉记者,这个数字和“十三五”规划提出的“98%行政村通宽带,90%的贫困村能够实现宽带接入”仍有距离。王志勤说,从技术手段来看,目前采用光纤宽带的比较多,但在更多偏远和高原地区,应该考虑与无线技术结合来解决问题。此外,希望运营企业能够针对贫困地区推出资费更为优惠的套餐,让这些地区的用户真正能够用得起。

大力发展电商——

靠近市场 加速脱贫

“我们村里的‘时光鸡’和‘岁月鸭’,出售的时候不计重量,只看养殖时间。因为不计重,农户就没有给鸡鸭吃饲料、添加剂的动力,养殖方式回归健康,但互联网的可追溯技术,让消费者扫描一下二维码就能看到是谁养的,养了多久,这样信任感也能建立起来。”四川苍溪县白绎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告诉记者。

靠近市场,加速脱贫。通过发展电子商务,克服贫困地区的区位瓶颈制约,把绿色、天然、无污染的特色农产品通过网络直接销售到市场,减少中间环节,降低交易成本,提高经济效益,这被视为贫困地区“造血”的一条有效途径。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社会扶贫司巡视员曲天军介绍说,国家已经明确今后3年内对有条件的832个县实行电商进农村全覆盖,“目前覆盖率已经达到60%,投入资金已达到100亿元”。

把农产品卖出去,并不是只靠投入资金就能解决问题,淘宝大学校长王帅坦言:“扶贫不止捐一点钱,而是要培养人才,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机制,从内部培养起脱贫的动力,长远地帮助贫困地区成长。”

机制的建立要依靠互联网技术。岫云村的“时光鸡”靠二维码保证养殖时间,京东的扶贫创新项目“京东跑步鸡”则给鸡戴上了“鸡脚环计步器”,要求必须放养,跑到100万步以上京东承诺当地三倍价格回购。

机制的建立更要靠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易果集团董事长张晔对此颇为感慨:“过去某个贫困县的苹果滞销了,生鲜电商们就去采购,初心是好的,但投入的时间精力和产生的效益不成正比,治标不治本。滞销和贱卖的出现,其实是生产和需求没有良好的对接,现在需要通过种植技术提升品质,让消费者满意。易果甚至投资了一些上游的农业技术公司,比如万里神农,请该公司在云南建水搞了葡萄示范田,种植方法和农民习惯的方法大有不同,再把成熟的种植技术推广出去。”

机制的建立还要有包括冷链物流等一整套支撑环境。张晔告诉记者:“生鲜产品损耗率高,过去损耗可以由传统渠道来消化,比如超市收到了黄瓜发现有两根坏了,自己就处理掉了,但电商意味着产品直接对接消费者,收到快递发现有两根坏黄瓜,消费者肯定接受不了。”一亩田副总裁高海燕则表示:“物流对农产品上行的约束性程度与电商业态选择所产生的业务强度有关系,所以对于单一业务来说,如果直面消费者,就要形成区域品牌。此外,农产品上行也应该考虑通过电商渠道和诸如商超之类的企业对接,以整车制的物流形态降低成本。”

配置教育资源——

贴近教育 阻断贫困

借由互联网,贫困农村的孩子学起了芭蕾舞,拉上小提琴,理解了《千里江山图》的美。去年年底,公益组织荷风基金会与腾讯一起发起了“青少年艺术启发平台”,尝试通过线上教学方式,对贫困地区中小学开展全面的艺术教育,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郭凯天表示,腾讯基金会为这个项目捐出了2000万元。“希望通过艺术+互联网的线上线下互动教育方式,推动艺术教育的普及和城乡均衡化发展。”

贴近教育,阻断贫困。扶智是精准扶贫的治本之策。互联网平台能够整合和重新配置教育资源,放大优质教育资源的作用和价值,它一方面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另一方面也在帮助贫困地区农民接受先进的技能教育。

北京云校大数据技术研究院院长陈正拜告诉记者,海南三沙市只有26名学生和6位老师,派优秀老师去三沙教学显然比较困难,但现在通过云校,不仅能请外教来上课,还能利用大数据打造老师的精准教学和学生的个性化学习。

在技能教育方面,由大企业主导,与商业模式紧密联系的互联网教育正在生根开花。蒙牛乳业总裁卢敏放说,蒙牛针对农民推出了“牧场主大学”,其中包括专家线上讲课,也包括一对一实时辅导。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表示,2018年,苏宁要在全国100个贫困县落地电商扶贫实训店。“这个模式通过属地化公司注册、目标贫困户建档立卡、贫困人员定向就业实训、线上线下营销技能培养、服务业务承接等方式,实现就业扶贫、培训扶贫在当地的落地,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






相关文章